公告:书友们,“酷秀小说”最新域名“www.coolsiu.com”。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!
    果然如同池上老爷子所料,他们这边的信息很快便惊动了远在圣地的湘雅,她气恼忌惮之余,立刻将南夷战场的菩提给召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也让结伴回去的物本与惹尘扑了个空,询问之下才得知菩提走得匆忙,连留守本地的一众手下都来不及带走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也是让物本与惹尘白白捡了一个大便宜,用很小的伤亡便将菩提的手下俘虏殆尽,更是急报到姜骁处,求取下一步的指令。

    “大人,前辈,物本和惹尘这两个孩子送了信来,说是菩提被急召了回去,应该是圣地那边得知了我们的消息。还有,他们已经将菩提带来的手下全部拿下,请大人吩咐下一步动作。”

    一边赶路,一边还要照顾姬梧寒,苏流萤哪有这么多的心思管这些,直接将这般琐事都丢给了北院大人处理,害得他老人家同样也是叫苦连天。

    “姜骁,让他们带着人全速赶回圣地,争取与咱们在圣地之外汇合。”

    说起池上老爷子,更是无语,出了房间门,就躲进了北院大人的空间再不肯出来,还说自己是什么精神领袖,就算是到了圣地,也是只管动嘴不管动手,真真是让人气得头昏。

    “废物,废物!你自己一人回来有何用,难不成你的本事能够以一敌万?”

    菩提还不知发生了何事,辛苦连夜赶回,却是当头就被棒喝,心中虽有不满,却还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“主上,到底发生了何事?属下不明白,您为何如此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生气?我何止是生气,佛尊那老东西就要回来了,到时候,你、我一个都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当年之事,菩提虽未亲自动手,却也算是参与其中,如今听闻此事,如何能不后怕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还做了一件灭绝人性的恶事,就连座上的湘雅都不知晓。

    “主上赎罪!咱们……咱们该要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慌忙下跪请罪,菩提如此惊恐的模样,看在湘雅眼中难堪大用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!我能杀他一次,就能再杀他第二次。别忘了,我还有暗招在手,不用怕他!你去,带着人在圣地之外防御,等他们到了,直接带进来就是。放心,本座有的是手段对付他们!”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虽然表面应承,可菩提心中的慌乱却是难以自持,匆忙退下之后,并未先去组织防御,反倒是直接奔去自己的房间,不知去行什么不可告人之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全都退下,调集人手在大殿之外等候。”

    摒退众人之后,菩提将门从内反锁,这才打开了封闭已久的密室,独自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阿祖,菩提来看您了,求您看在祖孙一场的份上,救救孙儿的性命吧!”

    密室之中,悬空吊着一名白发男子,四肢都被坚硬的玄铁锁链捆住,看他的脸庞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,没想到,竟是菩提的祖辈。

    “你小的时候我就同你说过,作恶到头终是要偿还的。如今,我都被你关在了这里,哪里还有本事救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不知被菩提拿住了哪一处要害,四肢无力,声音虚浮,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把佛尊大人让你保管的东西交给我,阿祖,我保证一定放你出去,还会好好地孝顺于你。”

    毫无意义之言,再说千遍答案也是一样,那男子不愿再与她耗费口舌,索性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就这么狠心,真要看着我死!倘若我真的被他们杀死,非树,你这一脉便再无传承了,你当真舍得?”

    原来,这便是姜骁等人一直寻找的非树,他为了保住佛尊大人交托的珍贵之物,被自己最亲之人所害,关在此处十数年不见天日,难怪那几人如何也找不到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从你害我那一日开始,我就当这一脉断了根,你说我会将东西交给你吗?别痴心妄想了!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……你找死!”

    菩提气急之下,伸手准备取了他的性命。可就在这紧要关头,突如其来的叩门声,拦住了菩提行凶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能叩得此处门的,唯有菩提的心腹,她心知不好,不得已扔下了非树不管,急冲冲地奔了出去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“大人,那些人已经快要到了,他们声势浩大,咱们敌不过呀!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如避其锋芒!快去,叫上你的心腹手下,随本大人一起离开,出去寻一处安全之所暂避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在湘雅还不知情的情况下,菩提已经带着她自己的人临阵脱逃,远远地将湘雅这个主子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这便是养蛇的被蛇咬,古来常有之事!

    待湘雅发觉一切之时,已然为时晚矣,可她却是还不打算认输。因为,她的手中还有一招不知名的暗棋,可以作为她东山再起的保障。

    圣地暗室之中,湘雅取走了一支装有红色心脏的瓷瓶,并未走去别处,而是直接去了关押鲁恒长老的秘洞。

    “鲁老头,你应该很高兴吧,今日,佛尊那老东西回来了,我……输了!”

    “湘雅,你若是主动去向佛尊大人请罪,也许他老人家会看在往昔的情分上,留你一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“全尸?哈哈……我只是今日败了,又不是再没有机会,为什么要让他赏我一个全尸呢?笑话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还想怎样?今日,佛尊大人复活之事已成定局,就算是你想破坏,怕也再找不到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谁说没有机会,你瞧瞧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鲁恒长老艰难地抬起头,看了她手中的瓷瓶,脸色突然大变。

    “你拿了供体的心脏?湘雅,佛尊大人待你不薄,你可不要一错再错。”

    “错?到底是谁的错?我对他忠心耿耿的时候,他是如何对我的!宁愿相信北院那个老家伙,也不相信我!那我就要证明给他看,我比北院那个老家伙更有能力!”

    此刻的湘雅几近疯狂,说出来的话,句句滴血。

    “你瞧!人类的心脏是红色的,没了它,作为供体的姬梧寒必死无疑,没了供体,他老头子要用什么复活自身?”

    “湘雅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时间刚刚好,赶到此处的众人正好遇上末路的湘雅。

    “佛尊,北院,我不会输的,咱们换一个地方再比过!”

    空间刚好打开,趁着众人还来不及反应,湘雅直接跳了进去,还带走了原本属于姬梧寒的那颗心脏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告诉我,没了这颗心脏,梧寒的命是不是救不回来了?”

    池上老爷子拍了拍她的肩头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我能保他两年性命,如何做,就要看你自己的了!”

    搂着姬梧寒坐在地上,看着湘雅空间消失之处,苏流萤暗暗立誓。

    “天涯海角,终有一日,属于我的东西,我必定要夺回来!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